Shootings

我们社区的生活

让我们诚实一点:只要我能,我想换掉我的牛仔裤和平底鞋。

老实说:我亲爱的少年喜欢穿那件毛衣去参加篝火晚会胜过一切,那件毛衣早就该退役了,她已经见识了太多场面。我确实怀疑我们的保姆,可能也和我想的一样,故意把机器调到一个高温设置,因而毛衣缩水了并且最终我失去了它(正如你所看见的那样,她的尝试是不成功的)。这件经受了洗礼的毛衣在我们的生活中是如此的重要,以至于它得到了一个甜美的名称《拖布》或《抹布》。

在她的篝火晚会上,她很乐意扔掉我的芭蕾舞平底鞋,那双鞋我已经穿过很多次以至于变得十分破旧。但那也正是我喜爱它们的原因,因为它们因此具有一双真正芭蕾舞平底鞋所具有的柔韧性,并且这样我就可以在任何地方练习我的半脚尖点地(通常我在家、楼梯以及街道上练习这个动作。不要问为什么。)

她可能会从我们这个地区邀请一些朋友去参加篝火晚会,包括来自于星巴克的咖啡师们。我定期会在那里喝可以续杯的拿铁,咖啡师一整天下来会注视我好几次。我有时穿着如一位优雅的商业律师,而有时却十分随性。刚开始他们十分不理解。

后来他们就了解了。确实,当他们看到我每周末会带着两个十分兴奋的孩子来到这里,他们会在短时间内洗劫整个咖啡馆,比我点一个甜甜圈的时间还要短。

他们了解到,当我独自坐在他们阳台座位的时候,那就是我的休息时间(也包括了穿衣)。在这段时间内我能够听音乐(并不是上百次地听« Let it go »),享用我的IPAD(并没有看一个6年暴君,因为我很急切地要玩愤怒的小鸟),吹口哨(我一直在吹,而我甚至没有意识到我在吹口哨,甚至在办公室也是如此),和我的邻居们聊天并且不会在一分钟之内被打断15次(我不想聊天的时候就会装出一副坏脸色)。

因为我们在第8区这个部分有一位真诚的邻居。我们有咖啡师或摄像师,占卜师、画廊老板,他们可爱正如同他们出名一样,我们甚至还有吃草的熊。

 

funny.pho.to_dramatic_look(85)

funny.pho.to_dramatic_look(84)

funny.pho.to_dramatic_look(93)

funny.pho.to_dramatic_look(88)

funny.pho.to_dramatic_look(89)

funny.pho.to_dramatic_look(90)

funny.pho.to_dramatic_look(91)

funny.pho.to_dramatic_look(87)

funny.pho.to_dramatic_look(86)

马克.道格拉斯夹克—-洛芙毛衣—-马克·雅可布牛仔裤—丽派朵平底鞋—路易威登包包—汤姆福特太阳眼镜

you may also like

No Comments